Chinese Martial Art Shuai-Jiao Association
http://www.changshuaijiao.org/
這是一個專門介紹中國式摔跤,以常東昇大師的保定快跤為主的網站。


中國摔角之源流與歷程

中國歷史淵遠流長而文化之豐沛兼納萬事萬物,上下縱橫古今五千餘年,由近數十年在中國大陸陸續出土之文獻以觀之,其可信度應相當之高。而中國摔角正如同一部活的中國武術史般,在各朝各代,從史冊裡,使後學之吾輩一次又一次發現其綻放出璀璨炫麗的光芒。  

人類之不同於獸,在於智慧的增長,智能越高,則營生懼死求生存的本能越強,也越能體會生之喜悅與價值。因此在遠古的人類祖先,在基本實戰武器未發達的時代,除了無可抗拒的天災外,人與獸之間的狩獵、弱肉強食關係從未停止。所以,中央國術館馬子貞前輩所稱「摔角是人類自古為求生存自然衍生出的自衛格鬥技巧一說」是合於自然法則與人性的理念。因為在武器不發達的時代,摔角以肢體而行「騰、挪、翻、轉、擒、抱、纏、摔」等的肉搏技巧世紀方便又實用直接的利器。不過,在遠古時代雛形的摔角是原始而直覺發乎本性的型態,談不上招是技巧。同時越是古代的摔角越是強調搏殺的必需性,因為人與獸鬥爭之時,求保暖與生存同等重要。這也是在未來歷朝歷代摔角會成為軍事戰鬥技能的主因。  

       五代後梁人任昉在《述異記》一書中,指稱「…蚩尤氏兄弟七十二人善角觝術,人不能向,每戰披靡…。」此所謂角觝術,是史書記載之中提到最古老的摔角術,也被視為中國武術之濫觴。黃帝蚩尤時代已有完整進步的社會組織與戰鬥型態,因此雖不能說發源於蚩尤,但可視為第一次的總其成,相信當時經過千萬年的演進改變之後,摔角已有了相當程度的系統、技巧及規格。尤其技巧上,應有很大的進步,因為已知運用到人與人的戰鬥之中,這與人獸相搏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任昉書中之所以強調蚩尤善角觝術並不表示軒轅一族不會角觝,據推論,黃帝一族發源於黃河流域,此地域多為廣大平原,故習於持武器為主的集團陣列式戰鬥,蚩尤一氏出於蠻荒,故強於近身肉搏之類的突襲戰、游擊戰等,應該可以理解。  

摔角的第二次總其成,相信應在世局混亂、兼併頻仍的春秋戰國時代。呂不韋撰《禮記月令》中提到周天子將摔角列作軍士之徒手近身格鬥戰技訓練,並採兩軍搏鬥競賽方式稱為『角力』。一方面可考驗武技,再者收集團鬥陣練兵教戰的效果。另《呂氏春秋》、《淮南子》都有類似記述。  

       摔角第三次集大成應在漢朝戰功彪炳、驅逐匈奴胡虜的一代英主—漢武帝時代。《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唐代之《藝文類纂》、明萬曆之《記纂淵海》、清乾隆《事物異名錄》等都多有所指。尤有甚者,指角觝之術乃源於漢武帝。這當然是錯誤的。姑且不論史冊的記載為何,武術正如同中國特有之玄學(星相、論命、堪輿等),醫學絕不可能完成於一時一地一人之手,必定經由無數前人踵事增華方可成就其博大精深之內容。漢武帝窮數十年與習於馬術騎兵的匈奴周旋,就是依靠其強大的陸軍步兵與統帥的戰術運用。因此,藉由摔角以訓練強化步兵的戰鬥力是迫切而可靠的方法。  

南北朝以迄隋代,胡漢之交流日深,然時局益亂,諸國紛立,戰事擾攘無期,荼苦百姓為求自保多習武術,因此,此時為摔角落實於民間之重要關鍵,同時也是各式武術茁壯萌芽,互相學習,吸收精華,取長截短而漸漸有今日摔角之雛形。其後,唐朝五代,中國與四夷的交流更盛,從唐人傳奇小說中,可見一斑。如裘髯客等皆為深藏不露的武術高人。此時可視為第四次的大整合。 

宋朝以降,華夏之勢陵夷,究其實,並非武術之低落,而是主事者昏庸軟弱無能,制度多有缺失。此外,南方次第開發,重心漸往南移,而南人多習水戰,故陸軍步兵不若往昔受重視。但有識之將領在發現陸軍屢戰屢敗之後,研討缺失,反而特別注重戰技訓練。如岳飛有感拳腳之技軍士不易領略,故採拳腳精華搭配以摔角近身肉搏之技巧,編出直接、易學、好運用的實戰技術。此時期是摔角的拳術互通有無最多也是最重要階段。此乃第五次集大成也。   

元朝雖為馬上奪天下的時代,但依然有摔角的發展,尤其是宋元百年交戰,更可從中體會摔角之重要與精妙。不過,蒙古人因以馬術為主,摔角之傳入也是以間接方式,不若中原正統,經歷了千百年的沿革與改變。因此,蒙古人多強調接體式的纏、抱、擒、摔,不同於內地的摔角與拳腳間互補優劣,架式大開大閤、沾手即跌,動作乾淨俐落,絕不拖泥帶水。明朝雖然政權重回華夏之邦,但在上位者,運用廠衛,荼毒傾亂愈烈,百姓與衛道之士如生於水火,於是民間為反抗酷政淫虐,武風也愈盛,出現許多武林高手與可歌可泣的江湖事蹟。陳元贅正因此而流亡日本,傳授出可確信是摔角一系的武術,而成為日本柔道之濫觴。滿清之際,政權復落於外族之手,然一為籠絡漢人,再者摔角確有所長,故於宮廷之中設善撲營,專業訓練力士。無論如何,經元、明、清三代,摔角在民間已紮下深厚根基,經由無數竭精殫智的武術前人增美、修繕、去蕪存菁、凝聚數千年來的智慧,在數不清的戰鬥、流不盡的鮮血、歷練煎磨之中,中國摔角才能在清末以迄民國之今日,綻放出無與倫比的渾厚、圓潤與光華,達成第六次的總集成,也可謂成熟期。  

縱觀今日之中國摔角雖有式微之象,但微者少也,即學習之人減少,而非式弱。究其主客觀因素,實肇因自清末自民國以降,內憂外患不斷,整個家國民族遭受前所未有的浩劫,在動盪不安的時代中,使此項千年國粹無適合發揚、推展之場合與時機;再則民國以來,西洋武術傳入,在國人迷信外來和尚會念經的心態下,一昧崇拜外來產物,反而忽略了我們固有的文化。在面對這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寶藏存續之際,忝為中國武術摔角傳承之小我,雖知力孤、人微言輕,但亦願盡己棉薄之力,將多年來承自先祖父摔角泰斗東昇大師之絕技,孜孜鑽研所學,悉傳授予同好,除強身健國外,並為承繼、發揚中華民族千年傳統亦能血脈而努力。 

世界常門武術聯盟 執行長

  常達偉




本站最佳觀賞解析度 1024*768,如有任何問題,請與網站管理員聯絡
網站主持人: 常達偉;管理者:郭昡海
Copyright © 2001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有內容協會保有該著作權
This website structure is powered by 教育部 STS 虛擬社群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