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Martial Art Shuai-Jiao Association
http://www.changshuaijiao.org/
這是一個專門介紹中國式摔跤,以常東昇大師的保定快跤為主的網站。


『保定回族的摔跤概況』--釋疑

俗話說:京油子、衛嘴子、保定府的鉤腿子,鉤腿子指得就是保定的摔跤。

  【保定摔跤是從明朝初年傳入的,根據有關碑刻記載明建文年間,有蒙古族兄弟二人,老大布彥不花,老二布呼爾皈依伊斯蘭教,跟隨燕王朱棣南征北戰,立下汗馬功勞,朱棣稱帝后封二人為『千戶』,賜姓平,分取名毅良、毅清,並在保定平嘉胡同建造府第,就是人們後來就俗稱平家胡同。】(此段甚多是移花接木)平家二兄弟(此平家與平大師敬一家族並無任何關連,平大師敬一家族為維吾爾族塞外移入)不僅善於馬上征戰,而且精通跤術。保定當地的回族人由於人單勢孤,素有尚武之風,為了更好的防身自衛,有好多回族人便求平家兄弟傳授摔跤技術(保定摔跤並非由平家兄弟傳入,因保定自古便是兵家重地,所以摔跤本身就很盛行),於是保定的回族摔跤便由此開始。保定回族摔跤由平家兄弟傳入,又經回族諸英豪代代加工錘煉,把摔跤的技巧同拳術中的身法步法結合,逐漸形成了保定摔跤的風格,到清代名揚四方。(註一)

馬長春大敗跛士胡
  1822年,清親王奕經帶領六名大內侍衛和兩名「跛士胡」(蕩語:一等摔跤手的意思)來參加保定的摔跤盛會,這兩名跛士胡不僅摔跤技藝精湛,而且力大絕倫,因為他們曾把兇猛的犛牛戰敗而得綽號「大犛牛」和「二犛牛」,又因為大犛牛曾拽著大象的鼻子將其從獸欄中扔了出去,奕經便賜他為『神力王』。
開賽後,大犛牛把直隸總督選派的摔跤高手擊敗後叫囂道:『保定不過如此!』這時保定的回族馬長春被大犛牛的嘲笑激怒,挺身而出與之較量,開始兩個人摔了三十多個來回沒分出高下,大犛牛便使出了看家的絕招-「黏沾」,而馬長春沉著應戰,結果把大犛牛扔出幾米遠,給了大犛牛一個結結實實的大馬趴,連這幾次。大犛牛多次起身後不敢上場了,伸出大拇指對馬長春說:「你的腰比那江南的柳樹還要軟,保定摔跤-這個!」從此江南柳便成了馬長春的綽號。

一代豪傑平敬一
  繼馬長春之後保定武林界的第二位有影響的人物是回族人平敬一(註二),平敬一祖居保定國公街,1830左右出生,【身材高大魁梧,系馬長春的關門弟子】(其平大師的身材瘦高,並且與馬長春全然無關。),此外他還曾師從於南宮縣孟六,學習了少林功夫。1860年在「中州會館」只用五招便打敗前來與他挑戰的教師爺趙振鋒。 
  此後趙振鋒到處拜訪名人求高師,用三年工夫練成狐狸鞭術(九節狐尾鞭),於1863年又找到平敬一報仇,趙振鋒使用的武器是一條茶碗口般粗細、由金屬編制而成的狐狸鞭(註三),平敬一手持的是一根白蠟杆(平大師敬一用的是『纏腰布棍』,使用白蠟桿的是張大師鳳岩。),二人交手又沒幾個回合趙振鋒便被平敬一的白蠟杆抽在脊背上倒地,這也多虧平敬一手下留情,否則倘若打在趙振鋒頭上那將會是另一番景象。趙振鋒起身後跪倒在地:「平老師,我算服了你」。從此後二人成為莫逆之交。後來北京萬盛鏢局的頂樑柱鏢師找到平敬一比試,結果未過五招便被平敬一用羅漢拳打敗。
  平敬一的一生行俠仗義,廣交豪傑,成為當時武術界的著名俠士,在北方頗有影響,南來北往的鏢車凡經過保定的,必在他門前百米內下車拜見。平敬一多次護送重要鏢車,打敗明火執仗的搶劫,粉碎黑店的暗算,都使鏢車順利到達目的地。山東太岳山聖華寺的玉通大師嗜好摔跤,足跡遍步全國十三省未遇對手後來到保定挑戰平敬一,兩人在鼓樓下會戰,最後也是以玉通大師失敗而告終。 
  因此徐哲東於1930年所著《國技論略》中稱讚平敬一『少林武功,冠爵一時』。到了晚年平敬一深感出入江湖煩事太多,不願再?頭露面,便一心一意經營在保定清真寺旁東大坑把式場,傳授武藝。其弟子如林,著名弟子八人:張鳳岩、王福田、白俊峰、馬蔚然、尹長祿、尹殿奎、馬良,其中除了尹殿奎一人是滿族外,其餘的都是回族人。平敬一要求一起練武的人既要強筋壯骨善於自衛,不甘受辱,也要講究武德,不仗藝欺人,從此開創了保定回族武術摔跤運動的先河。

明師出高徒
  平敬一的八大弟子繼承先師的遺志,把保定摔跤術發揚光大,因而在清末民初保定跤坊上湧現出很多摔跤高手,成為保定摔跤的鼎盛時期。平敬一的八個弟子個個身懷絕技。
張鳳岩,又名張洛鳳,既是平敬一的大弟子也是女婿(註四,真是太扯了,並不是女婿!!),人稱『賽鐵腿』,因為只要他用腿捲住對手一搓就能將對方的腿別斷。
  【1895年保定的蕩回毆鬥中,尹長祿用長棍打死旗人高手關洛胤,為躲避保定府的緝捕逃和張鳳岩等到北京。有一天張洛鳳等到大柵欄閒逛正逢京師頭號摔跤高手、黑幫頭目寶善三在那裏擺設摔跤擂臺。張鳳岩見寶善三雖然武功精湛,但武德很次,把上臺的三位好漢都摔得骨折筋斷。於是張鳳岩走上前去教訓寶善三,交手沒多久寶善三知道遇上了高手,不敢大意,使出渾身解數對付張鳳岩,最後張鳳岩使著『蟒纏樹』,捲住寶善三的腿使勁一搓:「廢了你吧」!隨著寶善三一聲慘叫後他的腿骨已斷,張鳳岩兩臂一擰把寶善三扔到台下,台下的觀眾歡聲雷動。】(註五,此段並無根據,實屬道聽塗說。)
  王福田是平敬一的二弟子,不僅摔跤功夫高深,在武術上也很有造詣,他到濟南後聽說當地有一跤霸名叫范天龍,就前去會戰,連勝范天龍三跤,使保定功夫在濟南威名大震。
  白俊峰是平敬一的三弟子,每天睡半夜、起五更,把家中的一口大缸做練功的工具沒命的練,開始他擰空缸,來回擰,以後逐漸往缸裏填土。幾年後,他能將裝滿土的大缸扔出老遠。
  馬蔚然是平敬一的四弟子,沒有參加1895年的蕩回大毆鬥,在平敬一雙目失明後(註六,平大師得的是『眼翳病』並非失明)留在師父身邊伺候,【平敬一也得以把平生所學全部傳授給他,從而馬蔚然的摔跤功夫和武術造詣都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此處所述的是張鳳岩大師,並非馬蔚然。),「鐵杆順風旗」(這是張大師鳳岩的絕技,叫做『順風扯旗』,這應該是弄錯人了!!)是他的拿手絕活兒,向後擔任過南京中央國術館總教官和館長。(註七)
  尹長祿是平敬一的五弟子在1895年的蕩回大械鬥中用長棍打死關洛胤後,成為政府緝拿的主犯,他逃往南方,幾經輾轉最後落腳到武漢,靠自己一身卓越的武功擔任武漢新軍的武術教官。
  馬良,字子良,系平敬一的小弟子,幼年從師平敬一,對武術有著濃厚的興趣,後又進日本軍隊士官生學校學習,畢業回國後於1901年就任山西武備學堂和直隸陸軍學校教習。後投靠北洋軍閥,任參戰軍旅長、師長等職。後有長期任濟南衛戎司令官、濟南鎮守使、山東督軍等職。成為獨霸山東的軍閥。他的衛隊是從保定清真東街的回族中挑選的武術高手組成。馬良特別重視讓部下學習摔跤,提高格鬥素質,他於1913年在山東濟南創建武術傳習所、山東國術館,並親任館長。還曾任中央國術館名譽館長,培養出眾多武術和摔跤專業人才。他早在20世紀就邀請拳術家編寫《華新武術》,後有於1911年和1914年兩次邀請武術名家編纂武術和摔跤的教科書,其內容包括摔角科、拳腳科、劍術科等。使摔跤規範化、理論化,並向全國推廣。

一代跤王 常東昇
  常東昇,保定將軍廟人,八歲隨父親常洛倫(註七,常大師的父親名為「常蘭亭」,並非叫做常洛倫。)練摔跤基本功,十歲拜平敬一的大弟子張鳳岩為師,成為張鳳岩的關門弟子之一。由於他體格強健,天資聰穎,又能刻苦練功,練成『得合』、『度花擺』(註八,此為麻花掰。)等絕招,能以『沾衣即跌』之速讓對手茫然倒地,【他小時侯臉被燙過一次,從而在鼻樑上眉心部位留下一塊疤痕,剛好左右對稱,形似蝴蝶,再加上他摔跤前習慣先左右來幾個刺空兒姿勢,手舞身擺好象蝴蝶一樣,所以人們稱他『花蝴蝶』。】(註九、十,此段簡直是在胡扯,『花蝴蝶』的稱謂與此燙傷無關。)在他打敗保定及附近所有摔跤名手後,成為當時保定第一摔跤高手,有曾隨劉棆山學習『形精拳』,從楊茂堂處學的『霸手拳』,並研習劍棍。在天津摔倒『蓋河北』鄒井昆,到南京又摔倒中央國術館摔跤大賽中奪魁的一等教官楊發武,被南京中央國術館館長張之江授予少將官銜,【同時又得到館內武術家、摔跤家馬英圖、馬裕甫名家的指點,技藝精進。】(註十一,並無此事,名門出身又何須他人指點。都已是『常勝將軍』,又何來指點。)七七事變前,摔倒「大日本皇軍」第一勇將、九段高手森田喜直,挫敗日寇的囂張氣焰。
  常東昇1937年赴廣西桂林平東任國民黨軍官培訓團武術教官,1940年起任國民黨警官學校教官。1948年在上海舉行的第七屆全運會摔跤比賽中獲中量級冠軍。不久隨警校到臺灣任教於中央警館學校,並在文化大學、政法大學、建中大學等教授摔跤。1976年退休後曾到摩洛哥、新加坡、西德、瑞典、墨西哥、美國等國講學和表演等國表演,被譽為中國跤王,後客居美國,在芝加哥和紐約兩地教授中國跤術。著有《摔角術》。

閻善意
  閻善意是於常東昇同時代的又一名保定回族摔跤國手,同是張鳳岩的關門弟子。閻善意最露臉的要數他摔敗新鄉摔跤名將"鐵胳膊"王大勁,王大勁能獨自一人輕而易舉的端起磨盤,而且穩穩當當的蓋在井上,不僅力大而且摔跤技法嫻熟,是遠近聞名的高手然而在與閻善意比賽時卻連敗三跤。
  當閻善意得知常東昇在南京很風光後便從保定趕往南京,恰巧趕上全國摔跤比賽,便匆匆上陣,不料竟奪得冠軍,同時還獲得了擊劍比賽的亞軍。

馬文奎
  保定清真寺街回族馬文奎師從多人,不拘一格所以招勢教多,在常東昇、閻善意相繼離開保定後脫穎而出,成為保定府摔跤第一高手。參加了在上海舉行的全國運動會,並奪得冠軍,在會上還結識了開封回族姑娘、全國射箭冠軍馬桂蘭,兩人互相傾慕,不久便結為伉儷,後來南京中央國術館館長馬蔚然安排馬文奎到開封當教官,於是隨妻子馬桂蘭回到開封。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馬文奎流落到石家莊靠賣牛雜碎度日。解放後,黨和政府派人找到他,任命他擔任了國家摔跤隊的教練和一級裁判。
  解放後保定回族依然保持著尚武和酷愛摔跤的傳統,他們勤學苦練,湧現出一個又一個摔跤高手,在1991年的民族傳統運動會上,回族選手安長青和安波分別獲得摔跤項目的金牌和銀牌。保定當代回族湧現的少林武術教師有馬汗清、馬文龍、馬子容、馬子明等。


有關於大陸保定回族的摔跤概況一文,本人有以下諸次之說明與澄清:

註一:蒙古族賜姓的平家兄弟與平敬一大師家族並無關連,平家系統為維吾爾族。保定自古以來便為兵家重地,所以保定之摔跤自古即有,更不是由平氏二兄弟所傳。

註二:馬長春何許人也?本人絕未曾聽先祖父敘述師承、傳承時提起,也從未聽先祖母(張鳳岩家師之女兒)提過。本人數年前曾三度造訪保定,見過平敬一宗師五世孫,民族事務局副局長平克軍,也受保定市體育局邀請參訪,其間曾多次詳細詢問保定摔跤古今之發展。從未聽過提及馬長春其人,手頭上的『保定市體育誌』一書,對平、張、常三位大師皆有詳細介紹,不知所謂平敬一宗師的師父馬長春為何未在此介紹之列?

本人之小女為1998年出生,與先祖父相差90年,尚且知道她曾祖父之種種事蹟,而先祖父與平敬一宗師(1830~1908)相差不過78年,怎麼可能連外叔公的事蹟都不知道了呢?馬長春者容或真有其人,但與平宗師一脈傳承系統並無關係,先祖父從大陸揚名,到與政府軍隊播遷來台灣後,將摔跤推向世界超過一甲子的時光,從未有訊息提過平敬一宗師的師父是誰,為什麼最近又突然出現?

中國式摔跤於近幾年來,接連著歐、美與大陸舉辦國際邀請賽的鼓舞之下,已有全面復興的勢頭,在這關鍵點,本人懇切地希望,應該把重心放在技術傳承、國際交流及教育訓練上,而非把歷史人物以小說的方式來包裝與炒作。到底金庸筆下的汝陽王是真有其人,但張無忌就是虛構之人物了,希望武術摔跤的愛好者,不要走入歷史與神話鄉野傳聞的迷思之中。

註三:平敬一宗師據先祖父的轉述是『身材高瘦,略有駝背』(並不是該文所述之「高大魁梧」),與張鳳岩大師體材相同(先祖父年少時,身材亦相同)。故保定快跤一系強調的是身材勻稱、勇猛精悍,而不是長的跟大牯牛一樣。

趙振鋒曾聽說過,其兵器正確名稱叫做『九節狐尾鞭』,盤起來有海碗口粗(並非是鞭子本身似碗口粗),而平宗師最厲害的武器是貼身的『纏身布腰帶』(布棍),張鳳岩大師最厲害的是『白蠟扎桿』,先祖父最厲害的是隨身的『順逆雙鉤分水峨眉刺』。

那麼平敬一宗師的摔角傳承到底是什麼呢?先祖父曾明確的告訴本人,在張鳳言大師口中的師父,他的摔角體系是屬於『家跤』、『私跤』,亦即是『家傳的摔跤術』、『私房門裡的摔跤術』,是由他們平氏家族之中各個會跤、練跤的高手長輩、父執輩們從小到大細心調教的,如同本人所學亦是『家跤』、『私房跤』。他是整個家族所培育出來的成果,因此無法明確指出真正的所謂「師父」是何許人也。

平敬一宗師以其深厚的家傳摔跤基礎,再加上無出其右在少林拳法上的高超成就,終於保定跤提昇為『沾衣即跌』(一般跤場上不傷和氣的比劃較手),散手快摔的形式(遇有無法避免的挑釁,必須實戰的時候)。

先祖父說:「他的老師張鳳岩一生最大的成就是將保定散手快跤的大系統作了全面而且精確完美的整合。」至於他本人,照先祖父的說法:「若有什麼成績的話,應該是在技術層面上體現了『撕、崩、捅、活步跤』的精神,另外在能提昇與強化全面水平的練功法上,作了完整的分析和交代,使一個真正循序漸進來練習的保定快跤手能達到『不退功』的境界。」

註四、五:保定跤一系絕無入贅、倒插門的事情,這點在前文「一代跤王 常東昇」一文之釋疑中已交代清楚,不再重複。有關該文提到張鳳岩大師到北京將寶善三摔斷腿一事,也是道聽塗說,鄉野奇聞罷了,本門自平敬一宗師以降特重武德,不仗藝欺人,即使對手心術不正,手段狠辣也只是「摔趴了他」,不可能讓對方骨折筋斷,而且跤場有跤場的禁忌與規矩,最忌見紅,而將跤場主摔斷腿更是不可能善了,所以識者把它當承傳其故事看看就罷了!

註六:平敬一宗師晚年並未失明而是得了一種叫做『眼翳病』的眼疾(長時間暴露於陽光下或是灰塵風沙等刺激,使眼球組織長出翼狀贅片,影響視力。)倒是早年的輕微駝背,到年老的時候可能壓迫脊椎神經,使得平宗師晚年腰腿不方便,但是張鳳岩大師卻在平家包子舖看過,平宗師雖然腰腿不便但仍然能以『布棍』的發勁法來「撐麵」(即拉麵,目的將麵團拉長抖開。)這又是保定快跤另一個『不退功』的明證,至於平宗師將什麼畢生武藝傳給馬蔚然也是子虛烏有之事,眾所周知的是大弟子張鳳岩得其真傳,而馬蔚然是弟子中唯一帶藝拜師的(心意六合門),因此能法得到真傳就不在話下了。至於該文所稱的所謂『鐵杆順風旗』也是馬蔚然的絕活兒,這也是移花接木、牛頭不對馬嘴了,因為所謂『鐵杆順風旗』,其真正的名稱叫做『順風扯旗』分為正扯旗與倒扯旗二種,屬於散手跤系統,有練功法及發勁法(即強化功力與提昇技術兩類)。發勁法又是屬於『斜打二十四連手式』當中的第二十二式,所以『順風扯旗』是張鳳岩大師的獨門功法,而先祖父也傳承下來了,並在1960年代末期在台北青年公園留下珍貴照片。本人則在多年前於台北植物園,台北縣摔角協會的練習聚會場地裡已經教給了許多摔跤同好,受惠者有數十人。先祖父終其一生特別強調的就是不弄玄虛,把真實的技術還原出來,因此本人真切的呼籲撰寫武術文章、文獻的朋友們,在下筆之前一定要百分之百的求證,不確定的不如不寫,不要像『太極拳』一樣提傳到現今,到底有沒有張三豐其人,到底與太極拳的發展有沒有直接、間接的關係都是眾說紛紜,不可考據了。所以敘述歷史,特別是在網路向全世界公開的場合理,要拿出御史大夫的風範,而不是說書講故事的輕鬆心情才對。

註七:有關馬蔚然使否曾在中央國術館擔任要職一事,經查證並無此事。

民國八年,濟南鎮守使馬良,徵調第五師武術的精英,於濟南成立山東武術傳習所(山東國術館前身),培訓武術人才。1928年南京中央國術館成立,李景林(劍術名家)出任副館長,1930年(民國19年)任山東國術館館長,1931年病死於濟南,終年47歲。後由竇來庚先生任館長,當時省長韓復渠為兼任館長,並於民國24年成立師範班,培養山東省各縣市國術館館長及教練人才。各門派各種類武術教練約21人。

1.竇來庚 館長:太乙門高祖師爺的嫡傳弟子,當時武術名家,民17年全國國術考試,最優等(第一名)15名之一。

2.田振峰 教務長:以倡導技擊實踐而聞名全國,亦是形意拳家。(當時雖肯定孫祿堂的拳藝,但並不認同他的學理)

3.林秉禮:號「經三」人稱林經三,山東國術館畢業,民國22年第二次國考,獲得(1)拳腳表演(2)短兵表演(3)拳腳擂台(4)短兵對抗(應用對打)四項冠軍。其中拳腳表演(套路)演練「醉猴拳」;短兵表演「金鋼圈」(娜吒拿的兵器);拳腳擂台打敗鐵沙掌名家顧汝章最出人意料。人稱他1秒能打7、8拳,自己說沒這麼多。後任教於山東國術館,負責太乙門拳腳、拳腳應用(對打)、短兵應用(對打)。抗日開始,進入保安十七旅第三師。

4.張登魁、楊春智、楊玉鳳:民22年國考表現優異,已故范之孝老師(中央國術館畢業)於國術季刊寫道『中央國術館概況』,文中言及『山東國術館於第二屆國考獲勝者極佔半數,如張登魁、楊春智、楊玉鳳…等』。張登魁後任教於南京中央國術體育專科學校,教受摔角,頗具影響力。

5.韓慶堂:山東國術館修畢,進入中央國術館第一期,後在台灣廣傳拳術,一代名家。

6.王子章:山東國術館修畢,進入中央國術館,專習搏擊,後回山東國術館教搏擊(拳擊)。

民24年師範班成立:

7.朱憲章:畢業後派至濟南消防隊,抗日勝利後,躲過文革,民國70~80年間約為80多歲,因文革影響,仍不願多言。山東國術館史的見證及傳承者。

8.馬增泰:來台後住於台北新店,為了生活未教拳。也是山東國術館史的見證及傳承者。

9.劉維中:現住高雄,傳揚國術。自小習武,與父親劉幹卿(山東武術傳習所畢)同為太乙門弟子,民26年畢業,奉派擔任縣國術館館長,同年七七事變發生,加入抗戰行列,抗日做戰被砲彈所傷,撤退台灣繼續接受治療,如今肝臟仍有碎彈片,身腰部有一大傷痕,膝蓋亦傷,身上之痛已視如家常便飯若有若無了。60歲左右患癌症,無錢就醫,憑藉毅力與拳術演練,至今84歲左右,為國術的歷史見證及傳承人,在高雄創立高雄市武術協會,受當地人士敬重。

山東國術館教練:

1.李培義:河北保定人,民國20年左右約60多歲,原武術傳習所教官,負責摔角。

2.李膺勳:河北保定人,形意拳名家李存義的叔叔 ,教形意拳,拳快下盤穩。

3.馬耀南:教形意拳…等。

4.常教練:不識字,教月牙钂鏟、拳腳、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此人並非常東昇大師)

5.胡教練:不識字,所教授鉤、埋伏拳為獨步武林的絕藝,觀摩表演時,當胡教練下場表演埋伏拳,就無人敢再下場表演埋伏拳。

其他繼續蒐集整理,山東國術館的師生多抗日犧牲,竇來庚館長率領保安十七旅(含師生),抗日事跡可見於山東臨胊文史資料選集。

中央國術館最初名為『國術研究館』。建館的宗旨,除行政管理和編審教材書刊外,另設學生武術訓練隊(班),培養武術師資,以便推廣武術教育。按說屬於學術教育機構,張之江向教育部申請備案,可是教育部不承認,他們認為武術是已被淘汰的東西,教育部不提倡這個舊玩藝聲稱如果一定要提倡,只能屬於民眾團體,不屬於教育系統。百般刁難,堅不批准。

張之江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找到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李烈鈞先生,(當時國民政府由主席林森負責外,李烈鈞算是第二把手,他能發號施令)李烈鈞和張之江是辛亥革命雲南起義的老友,有深厚的友誼,李烈鈞當即拍板﹕教育部既然不承認,那麼就由國民政府直接領導,經費由國庫開支。於1927年3月15日,國民政府公報第41期刊載第174號公文批准備案。國術研究館即由國民政府直接領導,於是便改為中央國術館,並發表成立宣言。

這時,張之江奉中央令赴各省視察軍務,中央國術館的籌備建館工作,即派馬良和王子平負責籌備,籌建處設在南京韓家巷,暫借中華基督教會幾個房間,當時副館長李景林也遷到籌備處辦公,還有武術專家馬英圖、劉印虎等人。

中央國術館建館的發起人有國民黨的著名人士蔡元培、孔祥熙、于右任、鈕永健、張之江、張樹聲等。該館設有理事會,由馮玉祥先生擔任理事長,並設參事會,聘請當代名人擔任參事,每季度召開參事會議,提出各項寶貴意見,起到建設性作用。

中央國術館的組織,分為三處,即教務處、編審處、總務處。教務處負責教學,培養師資,設處長一人,第一任處長為王子平,此後朱國福、吳俊山、吳翼暉、楊松山等繼任。編審處負責編輯教學資料,審定教材,整理武術傳統項目,設處長一人,由姜容樵、吳伯年、金一明等先後擔任。這些人都是文武兼備的武術專家,他們編寫了大量武術書刊和理論報道,為我國的武術理論建設和技術傳播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總務處負責行政後勤、財務、文書等工作,設處長一人,由李滋懋、竺永華、龐玉森先後擔任。

附設學生武術訓練班,訓導主任由張瑞堂擔任,朱國楨為隊長,兼教搏擊,隊付朱國祿兼教長拳,楊法武兼教摔跤,劉洪慶兼教器械,何福生為幼年班班長,馬正武為副班長。另有武術名家孫祿堂教授(江蘇省國術館副館長)教形意拳,楊澄甫教楊式太極拳,龔潤田教吳式太極拳,陳子榮教陳式太極拳,吳俊山和孫玉昆教八卦掌和擒拿,馬英圖教劈掛拳和八極拳,李玉山教燕青拳、太極鞭,孫玉銘教棍術,張本源教查拳。

中央國術館的館訓﹕『術德並重,文武兼修』學習武術的目的是健身強種,自衛御敵,不能恃武逞強,尋隙鬥毆,更不能欺善壓弱,在不得已自衛還擊時,要適可而止,不可置對手於死地。在練武的同時,還要修身養性,學武也要學文,學文化,學科學,要精通武術各項理論和消化各項教材。

中央國術館的口號﹕『強種救國,御侮圖存』所以中央國術館培養的武術人才,幾乎都是術德並重,文武兼修的武林俊杰,分布在國內外,如國內的:國家體系的吳江平,北京體院張文廣,雲南省武協主席何福生,上海復旦大學李錫思,東北師大康紹遠,武漢體院溫敬銘(已故)等,海外的:臺灣傅淑雲,美國張震海,英國黃濟復,新加坡陳玉和,馬來西亞宮邦杰,泰國劉景行,巴西劉振元,印尼林瑞興,緬甸鄺榮濤,越南張俊,香港燕棠華等,這些人為武術事業作出了積極貢獻。

註八:先祖父少年時即被稱為『花蝴蝶』,原因是其以『撕、崩、捅』活步跤摔法時,其身形輕靈優美,猶如蝴蝶於花叢中穿梭一般,而活步跤的動作是以嚴緊而多變的手法及步法(移動法)互相穿插搭配而成,從遠處看是非常向蝴蝶的翅膀舞動翻飛得型態,故有此稱呼與臉上的傷痕完全無關。【傷痕是先祖父的祖母在他極幼小的時候,在火爐旁取暖時,被破裂飛濺的瓦片沾黏在臉上,祖母一時心慌心急用手移除時所造成的,這些傷痕在年輕時並不明顯,是在老年時(六十歲以後)因黑色素沈澱累積之後才逐漸清晰的。】

註九:先祖父一生揚名四海,最厲害的絕招就叫做『麻花掰』,這麻花是天津的三寶之一,個頭皆極大與南方麻花酥不同,所以吃的時候一定要用雙手掰開,以方便享用。「麻花」、「撒子」、「油炸裹兒」是北方很普遍的吃食小點心。『麻花掰』又稱『麻花三疊式』,是保定咼交平宗師一系所傳的一百二十四式的『黑手』之中最後倒數第二式(倒數第三式是黏步連身揭手六疊靠)。這兩類動作在接手上有從屬主客的相聯性。


                        世界常門武術聯盟 執行長
                                        常達偉 2005.04.09

 


本網站(或頁面)的文字允許在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協議和GNU自由文件授權條款下修改和再使用。




本站最佳觀賞解析度 1024*768,如有任何問題,請與網站管理員聯絡
網站主持人: 常達偉;管理者:郭昡海
Copyright © 2001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有內容協會保有該著作權
This website structure is powered by 教育部 STS 虛擬社群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