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Martial Art Shuai-Jiao Association
http://www.changshuaijiao.org/
這是一個專門介紹中國式摔跤,以常東昇大師的保定快跤為主的網站。


『一代跤王 常東昇』釋疑

常東昇1908-1986),字漫天(後改為曼天),河北保定將軍廟街人。回族。出身摔跤世家,九歲開始就跟著父親常蘭亭練習摔跤基本功,接受極為嚴格的身體訓練,十二歲時對摔跤的各種基本動作已精通自如,便拜在摔跤高手張鳳岩先生門下(註一),接受張先生的指導和訓練。到十六歲時,已練成一幅強健多力而又靈活敏捷的體格,掌握了摔跤基本技巧和許多跤絆,成為保定摔跤場上一位引人矚目的少年英雄。常氏兄弟四人個個強健能摔,老大東如東昇居行二,老三東坡,老四東起,後來都是赫赫有名的摔跤能手,有『常家四虎』之號,大哥東如的天分最高,可惜英年早逝;而以常東昇實力最強,成就最高。

常東昇從十七歲就開始他『徒手天涯』的摔跤家征程。

這一年,保定南鄉的小富村舉行摔跤比賽,保定四鄉的摔跤好手無不踴躍參加。小富村的李老吉實力很強,實際是南鄉摔跤擂臺的主將。常東昇上場頭一輪就遇上李老吉。比賽規距是三跤兩勝,常連勝李老吉兩跤,一跤用的是「撿腿」,一跤用的是「麻花掰」。接下來又勝了另一名高手李老春,也是連勝兩跤,第二跤用的是屬於活步跤中的撕崩捅系列的「搖扯踢」(註二),這是常東昇的拿手戲。這下子,這位初出茅廬的英雄,如猛虎下山崗,精神抖擻,一連嬴了好幾場,最後以一場不敗的記錄穩拿了第一名,『常東昇』三個字也就在保定一帶傳揚開來。

不久,民國十七年(1928 年二月二十三日,保定北鄉曹河鎮舉行摔跤比賽,外號『黑塔』的當地名手王世文是曹河鎮的首席跤手。常東昇一行數十人趕到曹河,同行的有前輩閻景春於老俊吳老慶白運章(註三)、安義德等;師兄弟有石乃堂閻善益劉靜波尹世傑張景泉米有祥金月波馬文奎安松泉安壽山馬耀先馬朝棟等,都是張鳳岩麾下的精兵強將,聲勢頗壯。這是一次對抗賽,雙方仔細研究了比賽程式,確定由常東昇王世文對壘。一場真正的龍虎之爭開始了。王世文人高馬大,但對常卻很謹慎。一上手,他用「上把蹩子」進攻,被常一個「裏蹩子」摔倒,跌得很重。第二跤又被常摔出去,倒在地上五六分鐘才起來,王世文地分沮喪地敗下陣來。接下來,對方又舉出劉慶楊得山兩位跤手,也都敗在常的跤絆之下。曹河鎮一戰後,常東昇的名聲就更大了。

張鳳岩先生非常喜歡這位身手不凡的弟子,但總是提醒他要小心臨陣,凡有比賽,一定要有充分準備,要有必勝把握,『不勝不摔』(先求不敗而後能勝),不然就不摔,那怕甘拜下風都行(註四)。東昇牢牢記住老師這些話,從此更加努力練功。早晨六點,到城外空地上練習各種輔助器材和摔、跌的淩空動作;中午在老師的場子裏跟著老師和師兄們一起練跤,晚上在家練習。每逢一、三、五聽老師講解和示範動作,老師最看重這位既聰明又勤奮的弟子,時常還會單獨傳授些要訣和臨場經驗。【張老師看中常東昇是個可以傳承他的跤場絕活的難得人材,便托人向常家提親,願意將二女兒張少芝許配給東昇,因張老師膝下無兒男,要東昇做倒插門女婿,撐持門戶。常家非常敬重張老師的品德功夫,欣然領受了這份深情厚義。從此,張老師更加全心全意培養東昇東昇終於得到張氏保定快跤摔法的真傳。常張姻緣是我國百年摔跤史上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一段佳話。】-此段乃是傳聞並非事實(註五)明朝中葉到民國初(註六),保定是我國北方摔跤運動的中心地之一,跤場林立,人材輩出,風氣之盛,居天下之冠。至清朝中葉時期,老一輩的代表人物有平敬一張鳳岩白俊峰顧瑞年滿老明石老俊安老華吳四等;民國年間代表人物有家四虎、石乃堂劉靜波閻善益馬文奎等。五、六十年代也湧現了一批名手,其中以楊子明王恩信張建中申金剛成績最突出。常東昇是保定跤承前啟後的代表人物,也是一個技術全面、品德出眾的中國式摔跤頂級人物。在技術上,無疑地他得益於張鳳岩的精心培養。張鳳岩在保定摔跤界德高望重,他不但設場子教徒弟,頗有收益,而且還開著醬園和飯莊,家境比較富裕,這對從事摔跤運動非常重要,太窮了,吃不好,便沒法練摔跤。他培養常東昇,除了正常的基本功訓練外,還要他拉醬園裏一人多高的大風箱,藉以提高腰背和腹肌的力量;另外,還要常每天站在大醬缸上用大棍子攪拌黃豆醬。這些都是一般跤場所沒有的訓練手段,是張老師就地取材的巧妙辦法,它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張鳳岩非常重視實摔訓練,經常帶著常東昇等一幫弟子出門去參加比賽,足跡遍佈華北大地,包括摔跤非常興盛的蒙古草原,多次與蒙古跤手舉行對抗賽。常東昇充分發揮保定跤的特長,重技巧,輕蠻力,跤法精細,架勢漂亮,常常以輕捷精巧取勝,在上百次的比賽中,他保持常勝不敗的記錄,於是早就有了『常勝將軍』、『跤王』等美名。

少年英發的常東昇,早就名揚天下。民國二十一年(1932),經馬良推薦,只有二十二歲的常東昇受聘出任中央國術館首席摔跤教師。當時,張之江先生所宣導的『國術』,包括了中國式摔跤等多項民族體育專案,許多武術家,如曾在中央國林館執教的王子平佟忠義馬英圖馬裕甫等先生,都是武術、摔跤兼而擅之,而年輕一輩的摔跤教師如常東昇楊法武馬文奎等,也都能練武術,武術與摔跤的結合正體現了民族傳統體育一大特點。常東昇在國術館執教凡五年,不但培養了許多摔跤人才,而且在繼承和總結傳統訓練方法的基礎上,大膽實踐,潛心探求,創造出不少新的訓練手段,使民族摔跤從選材、訓練到競技,都形成一套更加完備嚴密的教程,理論水準大為提高。可以說,在張之江的『國術』體系裏,民族式摔跤發育得最飽滿最成熟,最具備一個現代體育項目所應有的特點,這固然與摔跤本身的歷史經歷等諸多因素分不開,但當時中央國術館的總結提高也是一個重要原因,毫無疑問,這裏面有常東昇的一份功勞。

抗戰軍興,常東昇勇赴國難,先後在第七、第八師和第四、第五路軍任中校體育教官,陸軍軍官學校中校體育教官,傘兵總隊上校體育校官等職。到處積極推廣和普及摔跤,培養了大批人才。當時,拘押在廣西的日本戰俘中有幾個柔道高手,曾公開以柔道向中國人挑戰,氣焰張狂,號稱『打遍中國無對手』。常東昇聞訊後單人前往應戰,憑著他超絕的技巧和一片愛國之心,接連將日俘柔道尖子北義熊道正夫二人摔倒在地,其他日俘面面相,沒有那個敢再挑戰。北義熊等對常東昇的功夫佩服得五體投地,從此再也不提比賽了(註七)。這是抗戰中一個非常著名的故事。抗戰勝利後,他調任中央訓練團上校體育教官,曾在業餘時間擔任南京五台山之夫子廟的民間自強摔跤社社長,經常親自帶領學員練習摔跤,為南京和江蘇省的摔跤培養了一批人才。

常東昇是舊中國多次全運會的摔跤冠軍獲得者。1933 年在南京舉行的五運會上,摔跤是個熱門項目,報名人數多達數百人,常東昇一路斬關破將,輕而易舉奪得冠軍(中量級)桂冠。19485 月在上海舉行的第七運會上,他代表陸軍參賽,奪得中丙級冠軍,他的弟弟常東起也獲得中乙級冠軍。

1949常東昇遷居臺灣,後轉到警界工作凡三十多年。在臺灣,他不論在什麼部門,在什麼地方,都滿腔熱心地提倡和傳播摔跤。他先後在警官學校、臺北大學、政治大學、文化大學、建國中學等學校兼任國術教師,風雨無阻地傳播武術和摔跤,受業者多達萬人。1975 年退休後,仍積極致力於推廣的發展中國式摔跤,特別熱衷於在世界各地宣傳中國功夫,傳授中國摔跤。他先後應邀去香港、新加坡、西德、瑞典、墨西哥、美國等國講學和表演。他在世界各地享有崇高的聲望,經常成為新聞媒體追蹤的對象,見過他表演的外國朋友,無不為他強健灑脫的體魄和氣質所折服,人們從他的身上領略到了真正的中國功夫的魅力,也看到了一個真正的中國武術大師深厚的學養和謙敬儒雅的儀態。1975 年他應摩洛哥國王海珊的邀請,前去表演中國功夫。常先生以 65 歲高齡與王國衛隊的衛士比試,衛士是柔道和空手道高手,又年輕氣盛,頻頻主動出擊,不想始終採取守勢的常乘勢一個雙推掌,那衛士一個屁股墩坐在地上。第二次交手,衛士剛剛拉開勢子,立站未隱,就被常一個『抹脖踢、返裏靠踢』(註八),將衛士淩空踢翻。頓時,掌聲騰起,國王和大臣們為常先生的精彩表演大加讚賞。晚宴上,國王親自將一柄鑲有寶古的佩刀贈給常先生,這是阿拉伯人給予武士的最高榮譽。

1983 年,年逾古稀的常先生應邀赴美三藩市參加中國功夫表演大會,他多次為華僑和美國觀眾表演太極拳和摔跤技術,每次表演都引起轟動。為促進中國式摔跤的發展,他的學生在美國成立了世界中國摔跤協會,一致選他擔任名譽會長。這個協會在美國東、西、南和中部都已建立了分會。如今中國摔跤已被俄亥俄州立大學體育系作為選修課程,計二個學分。常先生在有生之年不遺餘力地為宣揚和推廣中國摔跤而奔走,表現了這位體壇鉅子對民族傳統體育文化的真知和深愛。他堅信,只要國家重視,中國摔跤總有一天會像日本的柔道,韓國的駘拳道一樣,堂而皇之地走進奧運會的神聖殿堂!

常先生一生從事中國摔跤的教學和研究,歷時五十多年,成就卓著,德業恢宏。他技藝絕倫而為人正直謙和,不保守,不搞神秘玄虛,坦誠待人,既使是對手,也總能親近相處,毫無驕得之色。他具有一個傳統武人,或者說是民族體育家的優秀品質,他是上一個時代所造就的『國術家』的代表人物,在中國民族體育史上一定會佔據崇高的位置。

常先生以一生心血所汲汲弘揚的中國摔跤,『文革』中經歷了極左思潮的浸蝕和打擊,又長期遭受對民族文化庸淺無知者的漠視和鄙夷,目前只能在民間自生自滅,處境淒涼,不絕如線。聊以欣慰的是,中國摔跤在世界許多地方正受到青睞,擁有了越來越多的愛好者。80 年代的中期就在義大利首先舉辦了國際邀請賽(註九);90 年代初,法國就舉辦了中國摔跤錦標賽,在美國、德國、西班牙、義大利、瑞士、波蘭等國都成立了中國摔跤協會。據說近年來發展勢頭不錯,會員國已有增加,世界性的錦標賽漸成規模。有關於大陸大師東昇生平一文,本人有以下諸次之說明與澄清:

1張鳳岩大師很早即參與國父 孫中山興中會活動,雖生於清末,但很早就理平頭而不留辮子,我祖母三姊妹也全無裹小腳,並且大師很早就讓子女接受西方教育(小學校而非私塾),故絕非清廷『布庫』出身。

1-1:先祖父之大哥東如(小名常山,祖父為常海,老三常江,老四常河)是他畢生最欽佩之人,因其天分最好,悟性最高,可惜在上個世紀初期的中國北方大瘟疫中過世(約 A.D19061914)。

2:『搖扯踢』是「撕崩捅活步跤」系統的動作,『搖』是搖臂,『扯』在順把螺旋中是「拔肩」,而逆把螺旋中是「左右撕門」;是以手法為主導的摔法。

3:白運章,其小哥白俊峰,為摔角好友,前者後在保定府馬號(現擴建為商場)經營包子店,為對摔跤出錢出力之人。

4:所謂『不勝不摔』應該是指平家師一系之武術精神,『先求不敗而後能勝』。

5:外傳回族保定快跤系統有入贅倒義門之說,絕無此事,不知當初引用者為何居心,大師之妻子姓,故與氏無姻親關係;先祖母姓,祖父姓,祖父之母親姓宗師姪親戚)都從未改姓過,我祖母之身分證上甚至是冠上夫姓的。至於稱大師無子嗣也是不實之事,先祖母的哥哥叫做張效蘇,喜愛劍術、吐納、太極等養生術,精書畫,擅長種花、養鳥,不喜歡太過於激烈的摔角,故名為效蘇(效法蘇東坡),身後生有二子,其中一人為回教阿匐(教長,可結婚)。

6:保定跤自古即有,絕非是所謂明朝蒙古二兄弟傳入,保定一直以來為兵家重地,古稱保陽,有宋以降即是屯兵幕府之地,各路武術高手雲集,所謂蒙古兄弟(後改姓),應與馬長春有傳承關係,與平敬一宗師(在保定為大姓)無關,所謂回民分為二類,一種是內地漢人,因為婚姻或工作等原因接受信奉回教,稱為回民;一種是宗族祖上明確來自塞外境域之哈薩克維吾爾族,百代以來根骨之中就是『穆斯林』,這類稱為回族。而家、家是為『維吾爾族』一系,家是『哈薩克族』系統。有關祖籍源流這點可不容以訛傳訛了。

7:八年抗戰時期,祖父從軍後因地利之便,在南京五台山夫子廟前,雲石草花亭旁大柏樹下,曾傳授過摔角術,收弟子之事略在前文常東昇宗師事略知中已有敘述。

8:有關大師赴摩洛哥表演之事相當精采(原由是哈珊國王生日),但與該文所描寫不盡相同,容後專文敘述。

9:近十幾年來,世界所舉辦的國際摔跤賽事,因先祖父赴海外推展最早,故以常門子弟之摔角活動最為頻繁,大陸方面可能是因為法國袁祖謀為上海人事(受學摔角於天津),故多所報導,其實在美國,特別是在義大利,乃是由歐洲區總會長 安東尼奧‧蘭吉諾領導下,早就在八十年代中期至今就已經辦過六次世界性的國際摔角大賽,而在歐洲區也舉辦了十次的大型摔角比賽。安東尼奧後拜在本人門下為入室弟子,為表至高之尊敬,在肩膀上分別刺青上先祖父及本人之姓名,以表一肩擔起發揚保定快跤之決心與使命。

世界常門摔角武術聯盟執行長

常達偉 2005.03.18 



本站最佳觀賞解析度 1024*768,如有任何問題,請與網站管理員聯絡
網站主持人: 常達偉;管理者:郭昡海
Copyright © 2001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有內容協會保有該著作權
This website structure is powered by 教育部 STS 虛擬社群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