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Martial Art Shuai-Jiao Association
http://www.changshuaijiao.org/
這是一個專門介紹中國式摔跤,以常東昇大師的保定快跤為主的網站。


常東昇宗師練功與生平傳奇

 

 


常東昇宗師是河北省(今)保定市人,保定巿乃中國第四大都會區,人口數約一千五百萬人,也是河北省最大的城市。

而保定市的重要地位卻遠自有宋一代就非常興盛,向來都是兵家必爭的戰略軍事要衝,因此歷朝各代均設有川縣府道,明朝時一代大將武學名家戚繼光將軍也曾駐兵於保定前後十數年,淬練了保定此後喜好武術之風及文化素養。

保定自宋元之際即有大量回民移入,或為軍事、或為避禍、或為商賈,元朝時稱之為(色目人)的階級,所指的就是來自西北地方或境外的阿拉伯等相關民族,所以保定以一個重要軍事樞紐的地位而言,回族的穆斯林至少已經在那邊落地生根上千年了。保定做為一個防禦性的軍事要塞,自然建有城廓,回民大多集中於東頭及南頭(東城,南城),而先祖父的家族即世代住居於東城根將軍廟街。

先祖父的岳父(即其師父) 張鳳岩大師還有外叔公 平敬一大師皆比鄰而居,數街之隔,一在清真寺大街附近開醬園糧行批發,一在鐘鼓樓一代開飯館叫做「平家包子舖」,而常家則是開設保定當地的名產「專賣童子滷煮雞」。

先祖父的父親 常蘭亭君也是大師親炙的弟子之一。

以上三位前輩大師都長年居住在保定東城一代,也都是樂善好施救貧出散的虔誠穆斯林,先祖父就是在這種良好的武術學習環境之下薰陶成長。


張鳳岩大師是一個在教學上著重品德倫理、著重科學精神、著重落實生活與工作的實踐家。據先祖母所言,大師在早年就已經參加 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動,積極從事興中會解放改造封建帝制下之中國的地下工作,所以張大師很年輕的時候在滿清末年,天下大亂、列強割據、荼毒中國的時候,就毅然決然剪斷辮子,理成平頭,而我祖母三姊妹也完全沒有依照當時大戶人家的習慣「纏小腳」,也沒有什麼閨女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習慣,她們既沒有念私塾也不是請家庭教師到家中授課,而是光明正大的去讀「小學校」,當年祖母所讀的就是「保定第二高小」。

因此,張鳳岩大師在他的眾弟子眼中是一個能嚴守保存傳統並重視現代教學精神的人,而所謂的現代教學精神也不是什麼玄虛深奧的理論,不過就是現在眾所周知的物理原理,力學原理。因此先祖父在與張大師學藝的那段時間裡,張大師每每在先祖父不明究理的情況下要求他作一些醬園裡的工作,如擰醬缸、翻缸、攪缸、曬雜糧、曬大豆、抖麵、摔麵、抻麵,用個長口袋裝上大豆,一抖一抽地把水甩掉,用一隻手端夾著很長的白蠟桿(一丈四),等上面掛滿長條葫蘆絲,再往高處架著晾乾,扛一袋袋糧食豆穀的時候要手抓斜對角上肩,放下的時候要轉腰挏下來,平常每個弟子都要輪流幫忙拉風箱(升火),拉風箱在經過張大師改裝之後有四種基本型式,除可加強對徒弟功力的訓練外,當然也是為了能控制火焰強弱。

第一種基本型式,左右兩個固定把手,左右開閤拉動送風。第二種是第一種在把手上加了兩條粗繩,人大約站在一丈開外,以合臥襠樁及雁子抄水樁上下交替來拉動風箱。第三種是大型風箱,一左一右各一個,因為空氣壓力的關係,把手無法快速抽拉,只能緩慢的推與送,要以李逵磨斧樁來操作。第四種是所謂的文火風箱,不是左右開閤式,而是上下擠壓的型態,同時也沒有手掌可以環扣的握把,只有上下兩根纏了牛皮的棒子,利用手臂上下擠壓的動作來小心控制火焰。

除了火候之外,醃菜醬缸也很重要,小缸用手抓缸邊擰,或是用麻繩圍著缸邊跟人的腰部在一起,利用雙手及腰的擰轉扭動力量來翻攪。

大缸則人都可以站在缸的邊緣上,把腳確實洗乾淨了,赤腳站在缸邊上,腳趾抓著邊緣,以羅漢望月扣步大馬步的姿勢,手拿著大梆子來攪動,缸底下比較深的地方,大梆子翻攪不到,那就要靠長的白蠟桿,要選比較粗的那一端,長約一丈,一開始先用杵的,雙手陰陽抓法互換,讓空氣能進入到底部,然後是雙手立拳抓著桿子,以下手為支點,上手來攪動,上手也可以換成逆把(反立拳)來抓握。

再來是用一隻手端夾或是攞拿夾著,靠肩膀、手肘與腰部的力量帶動手去攪動。最後也是最難的,通常都是習藝五年以上的師兄們才可以操作,除了難度高,技術複雜外,最主要還是怕稍有不慎,一個跟頭栽進缸裡,那可就壞了一缸好醬菜。操作方法是用一隻手夾著桿子上端,然後下方用腳纏住,左手扶在桿子的中間,當成上下施力的支點,以麻花掰的動作,用手與腳上下雙重施力的方式來攪動,而且因為缸很大,為了能讓每一處的醬菜、麵醬都可以被均勻的翻動,所以還要繞著缸邊轉,但轉邊的時候不可以鬆開腳,要一腳纏住桿子杵在缸底,另一腳站在缸邊慢慢移動。這就是在訓練一般的平衡感之外,還讓弟子能體會如何一面手腿用勁出力,同時又必須小心謹慎細膩地移動步伐。

有關於當年先祖父接受太師爺的各種落實於生活與工作之中的特殊訓練法,內容非常多,先祖父在世之時,曾花很長的時間來詳細敘述教導筆者,其中包括各種練功的過程、順序、目的及器械的尺寸規格,最重要的是真正的來源和用法及使用時機,及搭配的相關招式技術都務必交代清楚。因為保定快跤一脈自 大師敬一開始就特別著重「不弄玄虛,真實呈現,絕不穿鑿附會跟什麼宇宙、能量、宗教,牛頭馬面、王二麻子攀親帶故,來哄抬身價」,希望學生都能學到真實的技術,實用的技術,並且是可長可久能被科學檢驗的技藝,比方說有一種用來訓練腿部力量下盤穩定的公法叫做「邁車道溝」,一般人顧名思義以為只是拿以前北方雙輪運糧、運貨馬車的車道、車溝來左右盤旋練習腿功而已,其實真實情況不只是拿車道溝這種地形來練習而已,是一面架著馬車(或驢車)一面練習,雙人運貨時為了怕一路上顛簸扣貨物給顛下車了,所以通常是一人駕車,一人在後看顧貨品,忽左忽右邁過車溝練習一些基本動作、演空、腿法、步法,空車去運貨回來之前,甚至還是車上車下挑著練習的,遇到人手不足的時候也會一個人自己駕車出去,但是一個人也是可以練習,不過套牲口的疆繩可就要放得很長,人在後頭練習,手上卻還攥著疆繩能隨時控制牲口,要想偷懶,順勢就以練習的動作如撳、撕、抖、撒等抽打一下。牠們就會繼續乖乖往前走了。從這個故事我們可以發現很多武林江湖軼事,長久流傳下來大多已是道聽途說,傳述者根本是早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啦!

先祖父就在這種名家好手環繞的學習環境之下成長習藝凡十數載,直到張大師因盲腸結石發炎去世為止。

此後先祖父闖蕩大江南北後,受 馬良將軍請託,進入中央國術館,難能可貴兼具有教師及學員身份。後並獲得國考第一名,及南京與上海兩屆中國全國運動會摔跤冠軍,對日抗戰期間也為打倒日本軍國主義做出實質上的貢獻。

有關先祖父當年在大陸的事蹟,坊間的文獻書籍多有介紹,本處不再贅述。1940年代末期,先祖父來到台灣,轉任警職教職,曾任中央警察大學(前中央警官學校)總教官及中國文化大學教授,一生為作欲英才,推展優美中華文化技藝而努力,其中到有兩三件事值得記述。

這三件事都有個特點,就是發生在公眾公開場合,有很多的見證,甚至還上了報紙新聞。

第一件事,可看出先祖父見義勇為、拔刀相助的個性,當年先祖父曾在台北市西門町附近[大世界電影院]門前,以一人對十幾個賣票黃牛,將這些惡性插隊包票霸佔票並且隨意動手推打老弱婦孺的惡棍們狠打一頓,當時由於參加混戰及挨打受傷的人太多,甚至驚動刑警大隊,以為發生幫派為爭地盤械鬥,後來當刑警在現場發現挨揍的是一堆地痞,而打抱不平的是牠們在警官學校(現中央警察大學)的教官之時,都躲在一旁偷笑這些惡棍倒楣。

第二件事是先祖父在警官學校上課時,看到教練組在進行入學新生的握力測驗,結果 大師基於隨興好玩就試握了一下,只握一下,鋼製的握力器立即應聲折斷,讓在場所有學生、教職員上百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覷。這純粹是偶發事件,證明真正有功夫的人必須在任何的時間、地點與心理狀態之下都要能立刻發揮出來,而不是要齋戒、沐浴更衣、打坐運氣,還要看時辰方為、裝模作態才可以驚鴻一瞥,作秀亮相。

第三件事是當年祖父帶我去看電影,大概是八、九歲的年紀,看完去吃冰淇淋,電影跟冰淇淋在當年還是挺時髦的,所以大概太開心、興奮了,所以筆者在跟祖父逛街的時候,走在騎樓裡一不小心竟然頭給撞在西裝店的側邊招牌,當場血流如注,先祖父當下與店家理論,招牌裝在人行騎樓上就應該有保護裝置與警示標誌,但店家相應不理並惡言相向,更先動手想打人,結果先祖父一怒之下一掌就把兩米半高、一米寬的側招給劈下來,但後來祖父想想自己的孫子也有粗心之過,最後還是賠了對方修理費,但店家也承諾今後一定做好防護及警告設施,事發當時,當地的警察也有到現場關切,知道祖父是高階警官時,本來要店家賠償醫藥費,但祖父卻不願恃強凌弱運用特權,所以還是照價賠償,而店家知道這位老先生是一代武術大師與高階警官,但卻並未欺負老百姓之後,也與先祖父變成朋友。


以上這兩三事都是發生於生活及工作上的所示,並未記錄在先祖父正式的傳記或言行錄裡,但我們卻能見到一位真正有修養的大師,是有所為有所不為的,「能將自己一身的本領用在公理正義上,才不枉費當初得來不易的功夫」。先祖父如是說。


 

 

今年是先祖父歸真二十週年紀念,暨百年冥誕,求主的恕饒,願祖父能進天堂常伴真主之側。

自祖父辭世至今這些年來,筆者對於推展保定快跤,發揚我中華民族優美之文化藝能從不感稍有懈怠,而今筆者親自遵古禮收入門牆義大利籍的安東尼奧˙蘭吉亞諾先生,已經在歐洲經過十五年的耕耘奮鬥,終於開枝散葉整合完成,成立「歐洲摔跤聯盟」安東尼同時也在本人的推薦之下榮任{ 中華國武術國際聯盟總會 歐盟會長},目前有十四個正式立案註冊的分會會員國,泛美洲地區早在二十幾年前,先祖父就努力經營,現在最大的組織是「泛美洲摔跤協會」,有包括在內五個分會,總部在加州聖荷西與俄亥俄州 克里夫蘭市。中國式摔跤早已從祖國大陸神州牆裡開花牆外紅了。

而本人身為保定快跤一脈的嫡傳人,近年來也在台灣成立「中華武術摔跤協會」,把眼界氣度面向全世界,除了設立數個專門介紹常門武藝保定快跤的網站之外,並遵照歷代大師之遺願,完成了前所未有的「保定快跤大格局系統圖譜」中、英文版本。另去年101213日也已在西班牙舉辦第7屆世界東昇盃摔跤錦標賽[共二十四國與會]。並召集弟子安東尼奧之歐洲摔跤聯盟與中國上海泰州市於11月合辦國際中國式摔跤邀請賽[中華台北一,二隊共計二十五人之眾],而在台灣地區也在去年12月份舉辦中華武術摔跤協會第一屆全國東昇盃邀請賽。而就在下個月[四月十七]也將帶領中華台北的好手赴美國參加第十七屆大湖盃泛美洲武術錦標賽,將與美洲各國針對摔跤 散手 常式太極拳同台競技

以上林林總總皆是為了保存傳統並推向世界而努力,更是以一個身為穆斯林,以及回族特有的武術傳人而為榮、而自豪。

誠然時光飛逝,有限生命之中的時間是短暫的,很多的故事與記錄也許有一天或許會湮滅,但是只有真正美好真實不虛的藝術能夠恆長久遠,千古永流傳。

世界常門武數摔跤聯盟            

執行長 常達偉

完稿於2008年選前風雲變天之際




本站最佳觀賞解析度 1024*768,如有任何問題,請與網站管理員聯絡
網站主持人: 常達偉;管理者:郭昡海
Copyright © 2001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有內容協會保有該著作權
This website structure is powered by 教育部 STS 虛擬社群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