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Martial Art Shuai-Jiao Association
http://www.changshuaijiao.org/
這是一個專門介紹中國式摔跤,以常東昇大師的保定快跤為主的網站。


武術泰斗-常東昇宗師事略

 常公東昇大師,河北保定府東城根將軍廟街人,為世襲虔誠之穆斯林,其先祖是來自新疆境外之維吾爾回族。
 先祖父與其岳父(亦即其師父)張大師鳳岩及其外叔公(亦即其師祖)平大師敬一,因同為穆斯林的身份,故比鄰而居,當時保定城東為回民區,因此摔跤由回民之中蓬勃發展。

 先祖父有兄弟五人,除幼弟之外,皆在摔跤及武術上有傑出表現,當地人稱『常門四虎』。其父親常蘭亭君,早年受學於平大師敬一,與張大師鳳岩同為教親亦為街坊,更是師兄弟,感情深厚,其後更結為親家。先祖父受其父親蘭亭君啟蒙最早,而受長兄常東如的影響最大。其長兄與先祖父年紀相差約有七、八歲,為得張大師鳳岩真傳之入門弟子,先祖父一生縱橫四海,從無敗績,素有『百勝將軍』之稱。唯獨對東如大哥敬佩感懷不已,因其大哥人聰穎、悟性高、伸手迅捷、招式巧妙,常自感弗如。可惜東如大哥因罹病,英年早逝,但過世前將其胞弟託付恩師,拜入張大師鳳岩門下。

 先祖父因家學淵源,啟蒙甚早,長兄提攜,兄弟互相砥礪,又因地利之便與師父比鄰而居,朝夕相處,而同為穆斯林,感情更無隔閡,因此,追隨張大師鳳岩十二、三載,盡得真傳,最後更將其掌上明珠(先祖母)張少芝女士許配予他(坊間誤傳入贅,絕無其事)。

 張大師鳳岩晚年一直為盲腸及結石疼痛所苦,此為痼疾,時好時壞,又不願開腸破肚接受西醫治療,但見到先祖父摔跤技巧已爐火純青,盡收真昧,而愛女終身有託,心願已了,因此將本門『保定快跤』,自平大師敬一以降傳承的棒子交下來,並傾其畢生絕學,授業先祖父跤拳共八個套路、十三胎抱樁功調息法(一稱十三太保樁功)、摔跤總(歌)訣上下兩闕、摔跤八大勁(即摔法動作技術總合分類法)、九門奇械(『保定快跤』特殊器械練功法,如張大師最擅長的扎桿)、散手跤實戰用法(融合踢、打、拿、點,於過程之中,用摔法做最終結表現的型式)、『保定快跤』黑手【平大師敬一傳張大師鳳岩一百零六手,張大師鳳岩傳先祖父常東昇一百一十八手,常大師傳一百二十四手(黑手之意,為隱而未現,難於察覺,走奇峰,用巧招,直攻人性暗理處的弱點,用式講求精妙神絕,為古人摔跤無數先聖先賢的心血結晶,絕對不是心狠手辣,歹毒陰險,下毒手之意)】。

 而最後則是將傳承自平大師敬一的少林拳法(特別是『羅漢拳』)授與先祖父。先祖父年輕時因其父親為平大師敬一之學生又為其外叔公,故曾習少林拳法,至此中就得其完整全貌(據徐哲東於一九二九年所編撰之國技論略一書中所稱,今世真得少林之傳者,據保陽馬良言:「河北南宮孟家橋,有孟六授保陽平敬一,敬一武藝冠絕一時」。而習武之人難免有筋骨皮內外傷等,張大師再將早年因行善而巧得之清廷大內朝奉秘傳之補益藥酒之藥方傳予先祖父,稱『金羅山崑』仙酒,叮囑有朝一日能濟世救人。

 當年時值國民政府肇興,內憂外患動盪不安,日本帝國主義在東北、華北更是蠢蠢欲動,因此先祖父離開了家鄉,闖蕩大江南北,最後受馬良(子貞)將軍、張之江將軍之賞識,帶藝進入當時中國武學最高之學府『南京中央國術館』擔任學員兼摔跤教員。

 綜觀先祖父由幼年啟蒙而致追隨張大師鳳岩習藝,最後進入『南京中央國術館』,凡二十餘載,雖蒙上天垂顧,機緣奇巧,誕生於武學世家,但其不畏艱難、不懼苦痛、不服輸、不退縮、探究根底、追求真理的精神才是成功之主因。

 先祖父自進入『南京中央國術館』,先後參加並得到了全國武術國考第一名,及南京、上海兩次全國運動會摔跤冠軍,並投身軍旅,為對抗日本帝國主義而轉戰南北,這些部分史料多有記載,筆者在此不多做贅述。一九四○年代,先祖父隨部隊轉進台灣後,從此展開了四十年推展『保定快跤』的新頁。
先祖父來台後由軍職轉為警職,官拜中央警官學校(現稱中央警察大學)專任教官之職,教授摔跤課程。期間更在台灣各文武大學教授『保定快跤』,又因住家之便,也在台北市建國中學及植物園成立摔角社團,培育出不少好手。

 先祖父一生淡泊,除領有微薄車馬費外,大部分都是義務性質,只希望能留下悠久的武學血脈。

 筆者自幼與先祖父同住,七歲啟蒙後,至十二歲起,不論寒暑,每日清晨陪同先祖父至植物園,或練功、或散步、或背誦口訣心法、或憶及往事、思念家鄉、閒談奇聞異事或風俗典故。凡此種種永生不忘。筆者在多年以後,成立『台北縣摔角協會』,為追念先祖父,也在鄰近植物園、建國中學之南海學園成立訓練基地,傳授常門武學。

  一九七○年代,先祖父因考量台灣境內體育運動及武術發展,在主客關因素接受西方文化影響牽制太大,尤有甚者,台灣受到日本文化薰染,柔道根深蒂固,故以逆向思考方式轉而向海外推展『常門』武藝。當時,李小龍式電影方興,海外一片中國功夫熱潮,反觀台灣境內派系分立,公文繁瑣,武學之推展牛步不前。但機緣巧合,反倒因此使『常門武學』、『保定快跤』提早介紹至海外,大大提升其深度與廣度。台灣境內幸而在多位師叔前輩如朱玉龍、林奉文、張光明、郭慎、蘇成、吳正民、郭憲衡等多方奔走努力之下,繼海外『常門摔角組織』成立之後,相繼在台灣成立了各級的摔角委員會和協會,使中國『保定快跤』之發展,從此有了重心與著力點。

 先祖父逝世至今凡一十五載,台灣境內之各級社團,皆一秉常大師生前訓示,將『保定快跤』—常門武藝推展開來,除不定期辦理各級教練、裁判講習之外,特別是當年由先祖父所開辦迄今之台灣省運動會摔角比賽項目從未停止。而筆者也秉持先祖父的遺訓,將『保定快跤』常門武學悠久優美的技藝介紹給世界所有愛好者,並多次遠赴中國大陸及歐洲各處舉辦上百場各式研討會、講習會、示範觀摩等活動,近年來更成立世界常門保定快跤之專屬網站
[www.changshuaichiao.com]; ,而為求慎重『常門摔跤』Changshuaichiao TM也已經在美國完成國際商標名稱專利登記。網站中,除了介紹台灣境內之各類摔角活動,並與世界各地不同武術派別,進行聯誼、接軌及結盟,也將陸續發表先祖父生前居家生活及公開場合的珍貴紀念照片,以享讀者。為了滿足世界各地廣大的武術愛好者,在網站內容之中,針對『常門武藝』進行三個月為一期的動作技術示範,內容圖文並茂,藉由網路傳輸,達到遠程教學之效果。以上種種,皆為實現先祖父之心願,透過各種直接、間接管道,使世人【認識並從而喜愛『常門武藝』—『保定快跤』,相信這是任何身為常門入室弟子都應盡的一份心力。唯美中不足的是,先祖父當年遠赴海外所創立的摔角組織,多年來因架構不健全,立場不明確,推展速度緩慢,其他相關團體也對其缺乏認同感,迄今已刻不容緩需重新整合,這是海內外所有常門一致的心願,也是為了持續完成先祖父弘揚摔跤於全世界的遺志,絕不可因個人的偏廢,而違反常大師當年苦心孤詣,遠赴海外推展的心意。

 先祖父當年在台灣推展『保定快跤』,無論深度、廣度皆極可觀,可謂桃李滿天下。就筆者所知現存先祖父之學生當中,以八十四歲王老先生年紀最長,是當年先祖父在植物園最早的一批學生,迄今每星期六早晨,台北縣摔角協會在植物園練習時,王老先生還時常帶著自種的紅薯來關心筆者,當彼憶及當年先祖父之種種,常常感傷落淚,但也欣見境內摔角界代有年輕新血輪,『保定快跤』後繼可成。

 今筆者特僅就本身所接觸最多,最深的數位師叔師伯略做介紹,並可從中一窺先祖父的身影。一般而言,筆者對於先祖父在台灣所收的弟子、學生為表尊重,皆稱為某師叔、某叔叔,而僅只在社團、講習會中師叔者則概稱其職銜如某老師、某教官,對於先祖父在大陸所收的學生則稱為師伯。

  先祖父在大陸南京五台山時,所收的學生有湛金濤、姚長明、楊忠孝、張俊等,這幾位長輩當年也追隨老師來到台灣,其他還有趙鼎鴻、吳必俊等,但以前面四位得先祖父之真傳。湛師伯金濤上把環肘、揣為其拿手動作,姚師伯長明動作老練、黏性十足,可主動伸出一腿讓對手抱牢,但最後還是以滾腿蹩反摔。楊師伯忠孝擅長下把、得合、撿腿,因身材適中勻稱、重心低、轉腰跪猛,下把少有人敵。張師伯俊身高腿長,善於用踢。其中張、楊兩位師伯皆是穆斯林,湛師伯金濤,於多年前過世,張師伯俊早失音訊,姚師伯長明與楊師伯忠孝則常常聯繫,至今已是七十多歲之長者了。

 先祖父對學生必定視不同條件、資質,因材施教,絕不勉強,對於體裁身型特殊者也會代覓良師。如姚長明、楊忠孝兩位師伯,在南京時就曾分別受教於先祖父的三弟東坡、四弟東起。

 先祖父來台後,用心耕耘最深的就是中央警官學校,近三十餘載時光,作育英才無數,其中朱師叔玉龍,於一九五七年考入警官學校,從此追隨先祖父,其時,筆者尚未出世,朱師叔是看著筆者長大的長輩。朱師叔與先祖父同為河北省人士,有同鄉之情誼,而朱師叔在校時,英俊挺拔,玉樹臨風;但外表雖俊秀,比賽起來卻如出閘猛虎,像拼命三郎一般,剽悍頑強,這點很受先祖父欣賞,其後朱師叔因表現優異而長年跟隨先祖父學習摔跤技藝,而後舉辦全國性摔角比賽,屢任要職,曾是最年輕的裁判員、審判委員,特別是比賽規則與裁判手冊之修訂,做了最重要的貢獻。

 朱師叔自先祖父逝世後,接下了在警界傳承的重任,數十年來舉辦過上百次的各級比賽、講習會,多次容任裁判長之職。先祖父自赴海外推展後,最擔心的就是台灣境內摔跤日漸凋零,後繼無人,所幸朱師叔在其摔跤教官的崗位上,以其豐沛的學識素養,研究中國五大摔跤系統(保定、天津、北平、蒙古、山西)、中國歷代摔跤源流考證、近代中國摔跤史、摔跤等階評審暨授帶辦法、比賽規則及裁判手冊之訂定等,奠定推動海內外各項摔跤的發展,二○○二年的年初,以三線二星警監(簡任官)教官暨技術教授的地位榮退,而在退休後一個月內舉辦了歷年來規模最大的級、B級兩項裁判講習會。其生平摔跤之總集成『美哉—中國摔角』巨著和『警用逮捕術』等二本書也行將付梓,而筆者也有幸參與其中,略盡心力。

 筆者至今還記得先祖父曾多次提及,雖然同門習藝,但不可造次,每一位師叔皆有其獨到之處。不一定最強的就是最好的,最好的不一定是懂得最多的,懂得最多的卻不一定懂得全面,懂得全面有時也比不上懂得透徹;而最強的通常運動生命最短,瞭解的知識也最有限。這是因為要增加強度,必定要反覆重複練習,因此結果往往是加長訓練時間,減少學習內容,這是塑造一般比賽選手的標準方式。

 先祖父很早就以非常嚴肅的態度問過筆者:「是要當個場上的英雄,還是默默的傳承者?」筆者的回答是:「這世界上,中國摔跤的領域裡已經出現了,也證明了一個永恆的英雄—常東昇,那麼還需要或還可能再出現另一個常東昇嗎?而且,中國武術是一門藝術,是博大精深的學問,不是腿長就能跑得快,人高就跳得遠的機械式物理性原理,而是要系統分明,要組織架構嚴謹,要如網狀一般結合,要醞釀、要發酵,不能靠一招半式闖江湖,爺爺年紀大了,與我差了一個世代,等我上場揚威時,恐怕已經來不及仔細學習這如瀚海般的武學。生吞活剝,沒有細細咀嚼,絕對無法消化的,就算真出名了又如何?不過是個小小的台灣區運動會的冠軍。而世界之門、知識的寶庫正等著我來開啟。」

 先祖父一生治學,教學極嚴,桃李滿天下,其一身武藝集眾家之長,得來不易;外界或有常大師不輕易教人的誤解,特別是『保定快跤』。實是因為其內容太過豐富龐大,非一年半載可窺其全貌,尤其當年中國屢經戰亂,人心疲憊,待平靜安頓下來,已錯過黃金時期。

 先祖父終其一生,為推展摔跤、保存摔跤而努力,做事情永遠是一步一腳印,立定目標勇往直前,從不做遙不可及的夢想,當年他遠赴海外介紹摔跤,是希望人人喜愛摔跤這個博大精深的武學文化,他希望每個人因喜愛保定快跤而著迷,而不是如偶像崇拜般去顯揚他自己,因為一代武術大師 常東昇早已有其歷史定位。唯有敞開心胸,擁抱世界,才能真正實踐先祖父的心願,屆時將不難發現,頭頂上的一片天空是何其廣闊無邊。

世界常門武術聯盟  執行長  常達偉
2002.07.01
 




本站最佳觀賞解析度 1024*768,如有任何問題,請與網站管理員聯絡
網站主持人: 常達偉;管理者:郭昡海
Copyright © 2001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有內容協會保有該著作權
This website structure is powered by 教育部 STS 虛擬社群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