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Martial Art Shuai-Jiao Association
http://www.changshuaijiao.org/
這是一個專門介紹中國式摔跤,以常東昇大師的保定快跤為主的網站。


摔跤名人-常達偉


常達偉,民國五十三年 (1964) 生於台北。其父為常東昇之長子。其年幼時即展現出對其祖父武藝的高度興趣, 他自己亦曾說:"祖父對於他的高度期望,皆因來自於他自己對武術的興趣。我常常跟在祖父身旁,同他遊戲,並一同陪伴去公園,劇院,郊外。外人常說祖父的行為風範十分的嚴格,一般人並沒有辦法與他相處的很自在。但這並沒有困擾我。" 當達偉還是小孩時常東昇就教他摔跤歌; 摔跤歌的歌詞由摔跤的動作與技巧名稱所編成。直到他七歲的時候已經能背誦該歌詞。達偉自己也說:"那時我還不識字,但已經會背誦那首歌。我甚至跟本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意思但我就會唸了。當我九歲大的時候我祖父才開始教我動作與歌詞裡名稱的切確關聯"


大多數的時間達偉都在家裡接受訓練。常東昇並不喜歡在公開場合教他。正確的說,他討厭在公眾場合教學。達偉笑著說: "我們幾乎都在家裡的前後院練習。一直到我上了高中,我們自己的一些摔跤成員,在一個有褟褟米的場地練習。


不過大部份時候就只有我和我祖父。有一次我母親還堅持來看來我們祖孫倆的練習情況, 那時在大半夜我才起床,就已經練習的滿身大汗,我母親一直很擔心我祖父在訓練我時下手過重。在更貼近的觀看之後,她才覺得寬心。雖然離開的時候還是不放心,但他也很滿意自己的兒子能受到如此好的訓練。" 當達偉年紀較長後,常東昇開始將訓練移到植物園,一起練習的還有幾位較親近的弟子。"我們在清晨五點以前就會到那裡。他說他會教我所有以前他還小的時候,他的老師張鳳岩教他的所有東西。在二到三個小時的練習後,我們再一起去吃早餐。"從上了高中開始,訓練變的更密集與精進。那個時候常東昇教他的是保定跤系統中最上層層次的散手跤。


 當他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國立中央警察大學就聘請他做為學校摔跤隊的教練(基本上警察大學是不可能聘請一位尚未有大學學歷的人做教練的)。而從輔仁大學畢業後,更進一步受聘擔任學校警察戰技教官。



民國七十五年 (1986),常東昇大師的健康狀況忽然滑落, 他被診斷有食道癌。"自從他知道自己得了食道癌後,幾乎就沒有再教我新的東西了,而且他也認為我已經會了所有的東西了。更甚者,他開始要我去重新複習檢視所有我學過的東西。在我遇到問題,還有不了解的東西時,他會跟我一一作解釋,我再詳細記錄下來。他要我能夠更完備地了解整個系統。"


當時全世界的摔跤團體都主動籌款幫助常東昇支付醫療費用,但這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常達偉當時正在服兵役,被召喚回家裡。在常東昇生命中最後的時刻,達偉和他的家人圍繞在床邊。他問達偉說,你已記得所有我教你的東西了嗎?達偉回答:"是的,別擔心" 片刻之後,常東昇就過逝了。在常東昇的喪禮過後,其家族正式於中國時報發佈新聞稿公佈常達偉為常門武術的傳人。


常東昇在他們兄弟中排行老二。他的大哥由於過逝的早,因此常東昇在家族裡長時間一直是扮演長兄的角色。常東昇與他的兩個弟弟都是摔跤高手。在常東昇過逝不久後,他還住在中國內陸的弟弟,和台北這裡的家族聯繫上。在常東昇的病情惡化的時候,他就已經十分憂心,並擔心他自己也會有同樣的命運,於是安排行程前往台灣弔唁。當他前來的同時,也向達偉確認常門武術是否完整的傳承下來了。在他返回河北後,也於六個月後病逝。


就像是常東昇與他的兄弟們一樣,達偉也從其他的老師學得不少技藝。其中一位老師即是劉發孟的兒子。劉發孟被稱作是"鷹爪擒拿王", 也與常東昇私交甚篤。當達偉還年輕時,劉發孟的兒子就常帶著他的兩個兒子與三個女兒來拜訪常東昇。拜訪時也就會教授達偉鷹爪擒拿。


  如同武術上的傳授  ,常東昇同時還傳授給達偉一些鮮為人知的知識。中醫的用藥就是其中一項 師祖張鳳岩當年除了務農來維持生計,也同時與整個回族的武術社群有良好的聯繫,因此而習得了很多中醫用藥上的智識。其中很多特殊的中藥配方,如外敷用的"跌打酒",都傳給了他的女婿常東昇。該種配方是利用中藥長時間浸泡在酒裡製成的。也就是所謂的藥酒。 其中還有幾種功用都不相同的內服配方, 特別是包括提升"氣"的; 其他諸如增強骨骼與肌肉, 與各種不同的目的。外敷用的藥膏,也就是"跌打酒", 是用來治療扭傷和瘀血。達偉自己在苗栗後龍山有一塊地,他在那塊地自己種植藥草。達偉說:"我希望能跟我祖父在藥草配方上學來的知識帶給全世界,讓所有人都受益。"


除了在警察大學教摔跤,達偉同時也是中華武術摔跤協會的理事長 (2004 ~ ),是北台灣重要的摔跤運動推動者。目前中華武術摔跤協會每個星期都會在台北植物園內,荷花池旁聚會練習,那裡也是常東昇從以前就習慣教學的地方。同時達偉也有在台北民生社區的巿民活動中心教學;那裡有完善的場地,已成為摔跤協會多年來培訓人才的重點地。


很多人都聽過常東昇大師有個孫子得到他的真傳,但真正見過常達偉的人卻不多。之後經過介紹達偉到了美國, 在 2000 年九月十月份的美國 Kung Fu Magazine 有兩期專訪, 在文章中,達偉聊到了自己的職業,並回溯當年常東昇給他的訓練方法,也還談到自己與常東昇日常生活上的私人互動,以及在孩童時代受訓的情境。


 


達偉最近在歐洲還有發行錄影帶。內容就是介紹摔跤和散手。還有更多的影片在著手進行。


台灣武林不久前還有常門摔跤的專欄,算是對常東昇大師永遠的敬意。在台灣的摔跤名人當中,常達偉可謂當之無愧。


 


 



每當問到他對於摔跤的遠景,回答道:「我希望摔跤界的大家能並共同和平發展。我的祖父很成功地在世界各地都已經有很多學生。我希望他的每個學生都能抛開己見,為常東昇大師平生最愛的摔跤作推廣。有句話說:『一個人,一片天。』意思是每個人頭上自己的一片天空,也就是每個人其實都有自己專精與領域。我希望他們能夠將每個人獨特的一面,聯合起來變成一片更大的天空,如此摔跤才能共同和平地永遠發揚光大。」





本站最佳觀賞解析度 1024*768,如有任何問題,請與網站管理員聯絡
網站主持人: 常達偉;管理者:郭昡海
Copyright © 2001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有內容協會保有該著作權
This website structure is powered by 教育部 STS 虛擬社群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