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Martial Art Shuai-Jiao Association
http://www.changshuaijiao.org/
這是一個專門介紹中國式摔跤,以常東昇大師的保定快跤為主的網站。


保定快跤大格局系統總譜之說明

有關保定快跤大格局系統總譜之說明,是經過長久深思熟慮之後,為實踐先祖父之遺願,本人決定再有生之年將保定快跤一系的圖譜結構展現於世人面前;這也是先祖父一貫『探求真理,不弄玄虛』的作風與性格。

一直以來常門師兄弟們都知道保定快跤是具有完整體系的,但先祖父在台的學生都是分別於不同時期來學習摔角(高中、大學、社團、私人請託等),學習時間並不長,並且斷斷續續,因此終究對於摔角猶如霧裡看花。當然諸多位前輩亦各學有專精,有的擅長比賽,有的重實戰,有的對摔拿運用逮捕術有心得,有的強於學理研究,有的重技術分析,有的重視教育訓練;由此也能反證明出保定快跤是綜合且全面性的武術。

然而缺乏一個能挈領提綱的系統概念,終究無法展現保定快跤優美的全貌,尤有甚者若讓某些有心人,純粹以個人杜撰的方式任意操弄,如聽聞某人竟然以自行『創造』摔跤套路,其後果不堪設想,到最後代代相傳的古風必定面目全非,扭曲變形。【很多武術、拳術門派傳至今日不都是渾沌朦朧,各說各話了嗎?】

也許有人會問道:「為什麼常東昇大師,在生前並未公開公佈系統圖呢?」

原因有以下諸點:

一、先祖父來台後,由軍職(特戰情治)轉至警職(教育訓練),人脈和體系已不相同,必須重整旗鼓,重心則以培育新秀為主。

二、民國四、五十年代有著強烈的『反攻回大陸』的觀念,因此無論各級學校或軍警情特單位都並未特別強調『紮根』工作,與現今之本土意識全然不同。

三、政府播遷來台,百廢待舉,人心浮動,人人都以求生計溫飽為主,早年像在大陸保定時,習武盛況已不復在。

四、台灣曾受日本統治五十年,柔道、空手道等東洋武術學習及觀念根深蒂固,純粹的人才難尋(小的還沒出生,大的尚在謀生,老的需要求生)。

基於以上幾點,自先祖父來台(1940年代末期)到本人出生前(1960年代初期),並沒有很好的人選與時機可以傳承常門保定快跤。

然而最重要的不只是『介紹』保定快跤出來而已,那不過是二、三分鐘的事情,能夠將大系統的內容吸收、學習、融會貫通,能夠展現出來並且學理能解說明確,讓學習者能容易心領神會才這重點吧!

本人自六、七歲起與先祖父同住一處,開始啟蒙學藝至祖父歸真凡十三、四載,其間1960年代祖父為了替保定快跤奠定基礎,遂周遊各國廣結善緣,打開通往世界的大門,為把握時間,除了全力培養本人能將保定快跤系統學得完整及透徹外,再無餘力也沒有必要一一向世人說明大系統有些什麼。重點是「『必定要有人全部學會了』在傳承上才有用啊!」先祖父如是說。

也因此這個系統圖譜是不怕別人檢驗的!而且本人對所有系統內容的瞭解也是不怕驗證的。先祖父過世至今十八載,而本人除了在警察大學(至今十一年)、文化大學(三年半)薪傳外,國內、外主要教授的各級講習會超過一百場,認識我的朋友及學生們都知道我有一個教學上的特點,就是歡迎發問,不怕發問,也不怕試手(當然對方要有見血的心理準備),而且也可以隨意跳著問(譬如說:這一秒鐘講鬆身法,下一秒說站樁,再下一秒談跤拳,發問的內容端視學員的程度而自定)。

何以能如此?因為保定跤是一種『網狀互為連結』的學問,搞通了大系統就好像拿粽子一樣,拿到了繩子頭就可以拿起一整掛的粽子,並且不會遺漏。

而這個系統圖寫出來公諸於世,不只是寫給常門師兄弟看的,也不是給我自己看的,說難聽一點,也不是寫出來看著爽、看著高興用的。自先祖父過世至今十八年來,本人的推展與教學生涯裡,皆一以貫之地堅守著系統圖譜的內容來傳承,雖然目前來講並沒有完全學全的,但舉例來說,「跤拳」目前最高有人學到跤拳四路,一至三路有五百到一千人受惠。「鬆身法」也是相同情況,有美國學生已經學了三分之一,「開門八把手」(即圈抄甩引、分蓋攤攞),含歐美受學者可能近千人,但八把手四八卅二式學全的僅四、五人,「活步跤」套路在台灣的協會同好及學生最多到十套(約五十人),美國協會最多十五套(約二十人),歐洲四套(約兩百人),「靜心和息法」在近六、七年來,警大同學及台北縣摔角協會同好都是受惠者(約三百人),「十三胎抱調息」有美國協會副主席會四種,台灣同好會兩種(約十五人),「九門奇械」(並不是只有九種)之中的活動籐樁根本架在警大已經六、七年了,其他的約四、五種,世界各地有百人以上受過指導。

「散手跤廿七類功法」,因有層次強弱之分,目前無人全部學完,但約有十五種以上在警大、協會教學及歐美講習會時已經介紹出來(約五百人以上),三錐分合連用(與散手跤廿七功法交叉搭配活用)之中的『短軸-穿心錐』在世界各地近七、八年來也有約五百人以上曾學習過。

「八大勁」是招式動作分析檢驗的重要工具,這在歷次講習會中皆有介紹。

「黑手」是古人的巧思與智慧結晶,在技術運用時,本人都有穿插介紹,但哪些是黑手本人卻不願說明,以免某些(外國)半吊子的有心人士來大作文章(什麼黑手是毒手啦!黑手是殺人技啦!什麼黑手是我祖父為軍方所編的格鬥必殺技啦!通通是一派胡言)。

「總歌訣」在多年(三十年)前,先祖父曾說過,但僅只有下闕,而且依所轉載的內容來看,應該只是口頭帶過而已(因為用字不太對),目前上下闕都明瞭真義的僅二人,皆為本人入室弟子,十六字真言(訣心)尚待未來交付給有緣的傳承者了。

說了這麼多,只有一個目的與訊息要告訴眾多摔角及武術的愛好者與『懷疑者們』,死了這條心吧!!不必有什麼疑惑想找什麼毛病(我個人也找了很久),這麼大格局的系統圖譜,可不是我常達偉創的(當然也不是常東昇大師所創的),這是由抓而拿,拿而摔,摔而拿,打而摔的一種自然攻防法則演化而成,其他武術僅只是踢打,或摔倒,或撲跌;當然無法產生綜合性的結構,而摔角需要用上「手」、「腿」、「腳」(移動)、「身形」(高低沈降,角度旋轉)的協同一致才能達到效果,但為求最強最大的功效,及應付一般擅長拳腳直接攻擊的武術來挑戰,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連打帶摔的最高級之實戰型態了。

這是無數古人的智慧結晶,小小的個人算是什麼東西!說直接點,憑我的智慧恐怕連個框架也想不出來。傳承者就是傳承者!有太多的同好、學生、受惠者可為明證。

真實還原傳統才是終極的目的與意義。

保定快跤之所以能最後發展成散手跤型態,那麼蒙古跤、津京跤(天津、北京)為什麼不能呢?

這與它們發展及產生的原始環境有關,容後專文發表。

保定快跤有如此美好且完整的系統是值得愛好者與學習者自豪的(檜木的種子,長出來的必然是檜木,當然芭樂的種子也不可能長大變成一棵參天神木),而我們也更應謙虛以對,面對如瀚海的武學天地,我們要沈靜下浮傲的心,向無數的先哲先賢們稽首敬拜。

世界常門武術聯盟 執行長
常達偉




本站最佳觀賞解析度 1024*768,如有任何問題,請與網站管理員聯絡
網站主持人: 常達偉;管理者:郭昡海
Copyright © 2001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所有內容協會保有該著作權
This website structure is powered by 教育部 STS 虛擬社群計劃.